我小学的语文老师。她管的特殊严,然而她并不是班主任。她只是尽一个老师的职责。她请求所有"> 我小学的语文老师。她管的特殊严,然而她并不是班主任。她只是尽一个老师的职责。她请求所有" />
<track id="MTevviq"></track>
  • <track id="MTevviq"></track>

        <track id="MTevviq"></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你遇到的好老师可以有多好?

          " itemProp="text" useGifProps="[object Object]">

          我小学的语文老师。

          她管的特殊严,然而她并不是班主任。她只是尽一个老师的职责。

          她请求所有学生必需用黑色中性笔书写作业,于是我因为用圆珠笔被罚了二十一个放大镜(其他同窗都被她请求之后陆陆续续地改成用黑笔了,只有我算是执迷不悟。而且我圆珠笔写的字很小,又拧成一团)。在我改了用圆珠笔的弊病以后她买了二十一支黑水笔给我。

          有一次好像有发洪水的迹象 她把几个同窗接回自己家好几天。

          她自己买一些书放到班级图书角,测验提高的同窗可以选一本。

          她设置一些无伤大雅的奖金,嘉奖可以背诵她指定文章(一些不是那么难的经典文言文)的学生。

          她在英语老师请病假的时候代批英语作业上英语课,以及英语晨读。

          她请每一个同窗给自己设定目的,达成目的的她都写一篇感激信,感激我们这些学生没有辜负我们自己。

          她在假期家访所有家庭艰苦的学生,自己掏腰包解决学生的书本费。

          她带一个得了手足口病的学生去医院看病(那个同窗的父母不在,和爷爷奶奶一起)。

          她和班主任组织,花一节班会课给一个受欺侮的单亲同窗过诞辰,并对所有同窗说:“我就是他妈妈,你们不要欺侮他。”

          她激励没考好的同窗,然后告知学生家长,这次比拟难,大家都没考好。在后续学习中,她会特殊关注这个同窗的作业完成情形以及上课效力。

          她说:“我信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罚之下必无莽夫。”于是她处分不做作业的同窗,把作业临摹一遍。

          她说:“孩子们,我们都还很无知,但我们不能把无知当有趣。”我感到我在高中学到的文言常识好像没有她教的多,有趣活泼不乏味。

          她说:“孩子们,这句话不必定还会有人告知你们,但我盼望你们要信任我。你们以后必定不要让你们拥有的金钱成为你嘲讽贫者的资本和原因。你们更不要在自己敏捷勇健时去在跛者面前颠顿彳亍。你们可能现在很难懂得,我盼望你们可以记住我的原话。我是一个老师,我盼望你们以后可以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踏踏实实做事(校训)。”这是她在看见班级一个挺有钱的同窗欺侮其他同窗的时候说的。这话我一直记到现在,并奉为真谛,如果换一个人告知我,估量我不会信任。纪伯伦,论善恶,我后来才知道她化用了一句。

          她说:“古人讲,‘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身为一个老师,老师是盼望你们可以把书念的好,有机遇辅助别人,更不要辜负自己。但是老师告知你们,读书人可以被以为高作其他职业的原因不是书念的好,读的好。而是读书人可以知晓书中的道理。你们还小,我们只须要知道有用的,有益的道理。老师盼望你们可以老实守信、友好团结,更盼望你们可以一直坚持孩子的慈悲心,孩子的天真。将知识拿来卖弄的人,不是读书人。我前些天看见一条这样的消息,一个拾荒老人,募捐善款给灾区。老师想告知你们,他是比我高超的读书人,他比太多人都像读书人了。孩子们,你们还小,专心学习是好事,但不要学习至上。我盼望我们是一个大家庭,老师是父母,同窗则是手足,要知道‘渡尽劫波兄弟在’,在孩童时代结下的友情,必定是最清洁的。”这是她在看见一个学习很好的同窗讥笑学习不好但很尽力的同窗说的。

          汶川地震,她红着眼睛来到班级上课,她在发动我们,节俭一点零食的钱辅助同胞,说着说着,她就哭了。

          “孩子们…我们的同胞,四川的同胞……遭遇了宏大的灾害……过几天我们学校会组织捐款,盼望你们这几天可以不吃零食……献出你们的爱心。”她几度哽咽,说完就哭了。

          “孩子们,我盼望你们献出自己的爱心,但不要你们因为这个去同家里要钱。这样不好。我盼望你们可以努力,却不要你们在这种事上攀比。”这是她在得知有同窗因为这件事找家里要钱之后。

          语言贫瘠,文笔低劣实在找不到可以夸奖她的语言。她单名一个“辛”字。实在是她教师生活的写照。

          老师,可以这么好。

          手动分割一下---

          我是因为看见一个关于“老师可以有多坏的问题”之后来这里的。因为我想说一说这个教我如何学习、做人的老师。

          看见很多知友说想成为和她一样的老师,我特殊开心,如果这个答复能给你们一些辅助,那是再好不过了。还有些知友说想认识她,那我暂时不能够回应,因为她用微信比拟少,况且这个我也要先征得老师的批准。如果她批准之后,我必定第一时光告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