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MTevviq"></track>
  • <track id="MTevviq"></track>

        <track id="MTevviq"></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你认为中国近代史上最关键的一年是哪一年?

          很多人感到很奇异,1893年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年份么?

          究竟,往前看有1840年鸦片战斗英国轰开中国大门和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С�������ǵ�av圆明园。

          往后看有1894年甲午中日战斗爆发清朝����ʦС��战败和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

          这都是历史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明白楚的近代中国重大历史事件。

          1893年,这个看似“平常”的年份,有什么好讲的?

          但其实,1893年这一年,一点都不平常……

          中国历史上阅历了4个非常寒冷的时代,前3个分辨是西周末年、东汉三国南北朝时代、宋代,由于年代久远,前3个并没有非常详尽的记录,大多是后世通过史料的只言片语推С������ԡ��算出来的,而最后一个寒冷期被称作“明清小冰期”,距离当世较近,留下了非常多的文献记录,我翻阅史书,发明前辈们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一个年份:1893年。

          1893年的年初,是中国300年来最С����������������寒冷的一个冬天。

          冷到什么水平呢?

          上海的吴淞江和黄浦江结冰,长达十多天都不能解封,村里的百岁老人都没见过这种场景。

          “河流尽冻,不能行舟,花木多萎,百岁老人所未见。”——《光绪太平县续志》

          湖南永州府宁远县冰雪连续一个多月,大批的鸟类和兔子冻逝世。

          “冬大雪,冰历月余,雀免冻逝世者无数”。

          福建向来冬季不下雪,可那年平均雪厚近20厘米,1893年1月16日闽浙总督向朝廷奏报:

          “闽省向来冬不见雪,或偶尔落地即化,从无积雪厚数寸者。光绪十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朔风严寒,入夜瑞雪缤纷,至二十九日平均雪深四五寸。”

          更让人惊讶的是,就连号称“一件单衣走四季”的广东,竟然也下了“尺许”(接近半米)的大雪。

          “大雪三日,落如珍珠,夜积作棉瓦,地尺厚,山树俱白雪,稻尽萎,大树多枯,自来广东未有之奇也。”

          甚至连我国最南端的海南岛上,琼山也呈现了寒风霜冻。

          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1893年真是一个黑暗的年份,清政府肆无忌惮的压榨着老百姓活命的口粮,帝国主义贪婪的吸取着民脂民膏,生涯底本就十分艰难,未曾想又遇到300年一遇超级寒冷的冬天,农作物、畜生大范围冻逝世,老人和小孩多有夭折。

          这种极端气象当时被视为不祥之兆,无数老百姓缩在狭窄的屋子里瑟瑟颤抖,祈求上苍保佑他们尽快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或者说,他们想要解脱的不只是这个寒冷的冬天,而是想解脱全部中华文明史最屈辱的这一段历史。

          黎明前的黑暗往往格外寒冷,

          而黑暗过后的黎明却又总是充斥光亮。

          清光绪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公元1893年12月26日,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一个普通农村家庭诞下了一个孩子,取名泽东。

          同年,中国早期维新派思想家郑观应出版了一本影响无数人的书籍《盛世危言》。

          这两件看似毫无关联的事,在若干年后碰撞到一起,成为了一个转变个人、转变历史的主要契机。

          多年后,在县城里读书的比毛泽东大9岁的表哥文运昌,机缘偶合之下得到了一本《盛世危言》,毛泽东无意中翻开了这本书,书中所刻画的西方现代工业技巧、政治军事理念深深的震动了他。他一口吻通读了十几遍,这时候的他才意识自己国度正处在民族危难之中,须要新的人才,决心为国奋起。

          这次触动对他而言是极其宏大的,以至于在三十年后,接收美国记者斯诺在延安时的采访时,他回想当时场景,还能清楚的背诵出书上开头的句子:“呜呼!中国其将亡矣”。他说:“我读了以后,对国度的前程觉得沮丧,开端意识到,国度兴亡,匹夫有责。”

          从那之后,他走上了改革中国,拯救万千黎民于水火的途径。

          17岁,年青气盛的他带头剪掉辫子,随后投入革命军,成为湖南新军的一名士兵。

          24岁,创立新民学会,带着幻想北上京城,成为图书馆管理员。

          27岁,可以说是他人生最难以忘记的阅历之一,作为长沙地域代表的他加入了中共一大。

          33岁,蒋介石背叛革命之后,毛泽东首次提出“枪杆子里出政权”,并引导指挥了“秋收起义”。

          36岁,在形势艰巨的情形下,写下了有名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首次提出了“农村包抄城市”的战略。

          41岁,在公民党的围追堵截之下,率领红军军队在山穷水尽的绝境中,用“神来之笔”“四渡赤水”胜利突破了敌人的包抄圈。

          44岁,在国内抗日气氛整体悲观的大环境下,写出了《论持久战》,明白阐明了中日双方的优劣势,并指出了日本法西斯最终失败的结局������С��,极大的晋升国内的抗日决心。

          55岁,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代表4亿中国人向全世界发布:中华国民共和国中央国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

          56岁,面对世界第一强国赤裸裸的军事挑战,他力排众议介入朝鲜战斗,一战打出了新中国几十年的和平。

          随后的20多年,他把自己全体的血汗都投入到了新中国的建设之中,率领宽大国民战胜了重重艰苦,发明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他所酷爱的这片土地。

          他把自己的温暖都留给了他最关爱的宽大国民。

          而这一切的开端,都要从1893年说起。

          那一年极寒的冬天过后,一轮红日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它驱散了严寒,温暖了大地,让这块久冻沉睡的大地重现活力,让这块土地上的国民重新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原文首发于我的大众号“枫冷慕诗”。

          这是原文链接,大家爱好可以关注下。

          1893年,近代中国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