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MTevviq"></track>
  • <track id="MTevviq"></track>

        <track id="MTevviq"></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兰有国香」的「兰」是什么?

          首先声明我对植物学的知识少得可怜,所以以下内容基础是基于文献检索和正常人的逻辑推理。不过如果有植物学研讨的大大能予以弥补和佐证那就最好啦!------我是分割线------信任大家在浏览《诗经》《左传》《楚辞》等著作中,时常会遇到“兰”,初读者也很容易将“兰”视作今天的兰花。这里应当要在脑海中有两个大致概念,一为香草,或者可以说是“古兰”,而另一个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兰花。左传研讨专家沈玉成的《左传译文》把“兰有国香”中的兰译作兰花。左传中原文如下:初,郑文公有贱妾,曰燕姞,梦天使与己兰,曰,余为伯鯈,余而祖也,以是为而子,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左传·宣公三年》这是位置低下的燕姞以兰托梦,之后生下儿子,母凭子贵的故事。沈玉成的译文中将此处的兰写作兰花。作为寻求真谛的少女,我不禁感到有些奇异。(噗分明是你看了文献才感到恍然大悟好么)在那个年代,兰花只是无名野花。在《楚辞》中兰花始称“幽兰”;迟至明代,李时珍仍称兰花“不是真兰”,只是“世俗之兰”。因此,燕姞如以兰花托梦就不能抬高自已的世俗身份,儿子也登不上王位了。而那时作为某种香草的“兰”的位置又如何呢?

          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有“士与女方秉蕑兮”诗句,描述在溱水、洧水之滨,小伙子与姑娘们以兰作为传递爱情的信物。

          这里的“蕑”即为“兰”。在“蘭”字呈现之前,《诗经》中有一古“蕑”字,陆玑对此做过注解。查《康熙字典》对蕑字的说明也能得出“蕑即蘭”的推断。不过看起来小姑娘小伙子采集彼时作为野花的兰花作为爱情信物也是可能的→_→,所以这点并不能作为论据。

          李时珍著述中有“...尚书奏事,怀香握兰。《礼记》里也有“诸侯执熏,大夫执兰”的记录。古人以熏(蕙)为极品,兰次之,故官员上朝奏事依官阶级别高下分辨“执熏”或“执兰”。

          所以熏和兰应当是相似的植物,官员用以怀揣和佩戴。如果礼记中所说的兰是兰花,佩戴野花还用以表明身份显得有些怪异。再来看祭祀运动,兰在祭祀运动中有着极大的作用。《礼记》记录用郁金香和黍米酿制的香酒来祭祀神明,“有虞氏之祭也,尚用气……周人尚臭,灌用瞥臭,郁合兽,臭阴达于渊泉。”屈原的诗中也有很多可以体现那时人们对本土香料的认识和利用,兰、蕙、萧、艾、椒、桂、萧、郁、留夷、杜衡、芳芷、辛夷等诸多香料。这些香料的应用方式非常丰盛,有植杜衡以薰香、佩蕙以除臭、煮兰汤以沐浴等等,不过也有学者以为,春秋时代的兰只有巫术祭祀的意味,而到了屈原那个时期才被赋予君子的品德象征。不管怎么说,春秋时代的“兰”应当具有神圣的意味。所以说“以兰有国香,人服媚如是”里的兰应当是那时的某种香草,而不是今天的兰花,“服媚”中的情感也不是爱好,而是崇拜和爱戴,所以燕姞以兰托梦才干抬高自己的身份。嘛,你问我还有什么证据?中国兰花学会声誉理事长吴应祥在《兰花》、《中国兰花》中明白指出古代的兰是菊科的泽兰、华泽兰(Eupatorium chinense),蕙则是菊科的零陵香 (Anaphalis hancockii),还包含一些唇形科的其他植物。当然不是兰科植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