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MTevviq"></track>
  • <track id="MTevviq"></track>

        <track id="MTevviq"></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巴黎圣日耳曼,终于没被冠军拜仁逆转

          完全版拜仁,是当世最顶尖的赢球机器。小新守门并大范畴扫荡。上季蒂亚戈还在时,与基米希组成当世顶尖短长出球机器。穆勒是本世纪最出色的无球攻击手之一。科曼与格纳布里的冲刺。莱万的门前。全队的高压。

          完全版巴黎,其实也谈不到很紧凑的系统。真遇到高压时,只有维拉蒂、迪玛利亚和内马尔算是拿得住球。没有真正的边路专家,得让德拉克斯勒和迪玛利亚站边;没有正牌中路支点。所以踢联赛还行,踢欧冠就没法指望控球权。

          但巴黎有内马尔和姆巴佩

          拜仁第一回合,没有莱万和格纳布里两个箭头,但中后场齐全。巴黎第一回合,中后场六主力只能上两个。

          原来就压不上,到此更索性废弃球权了。

          于是巴黎打防反:射门5对31,但3比2在安联赢球。

          运气固然是好,也是因为拜仁前压,给了回击机遇:巴黎尽量牵制基米希,拜仁倾斜左翼进攻,成果左路出破绽,迪玛利亚出球给内马尔回击,姆巴佩先下一城;拜仁左翼再漏角球,内马尔助攻马基尼奥;最后姆巴佩回击单挑博阿滕,假远角实近角地射进第三球。

          如此,第一场就是:

          巴黎偷回击身后,拜仁围阵地头球。

          于是第二回合。

          消除原有的伤者,两边持续减员。

          拜仁没法上聚勒和格雷茨卡,巴黎没法上队长马基尼奥。踢着踢着,巴黎连替补后卫迪亚洛都受伤下去了。中后场一塌糊涂。

          维拉蒂新冠好了,但一周掉了3公斤体重——他165公分的小个子,体重本来也就60公斤出头,再掉几斤肉,基础就没了——于是巴黎只好上帕雷德斯+盖耶两个后腰。进攻是指望不上的了。控球率不足为凭,很难描写巴黎的被动。这么说吧:第二场有38%的时光,球是在巴黎本方30米。

          说白了,主场被围着打。

          巴黎用内马尔或盖耶不停滋扰基米希,限制他的大范畴转移;达格巴边路逝世缠科曼,巴黎中路紧缩空间,不让穆勒舒畅跑位。打不出转移球,拜仁只能拿球走:科曼和萨内左右翼劲突,阿拉巴插上远射,巴黎就逝世扛。

          前半个小时,巴黎这战略是胜利的。拜仁只有3次射门,都没沾球门;巴黎却5次射门打正,惋惜运气不好。

          ——上一场巴黎5射门3进球,拜仁31射门2进球,拜仁运气极差;这一场内马尔5分钟3次打中门框。

          这就是足球吧?

          但也不能说,巴黎纯洁运气差。

          巴黎上一场的高效射门,是因为内马尔策动,姆巴佩担负箭头。本场却是姆巴佩冲刺拜仁右路,内马尔负责回撤接球和中路包围。

          上一场内马尔突,姆巴佩射;本场是姆巴佩突,内马尔射。

          论传球拿球策动,内马尔高出一筹;但门前的脚头,尤其是冲刺之后的包围,内马尔就不如姆巴佩了。

          当然,解脱后一脚远射被小新扑中了门梁,自己带球挑射打了门框,准单刀机遇包围被小新扑飞——除了内马尔运气差,也是因为对面是小新。

          然后拜仁又进了个头球,总比分3比3。

          双方也到了生逝世之际:谁再进一球,大局就算定了。

          巴黎这时除了运气不好、分数被追平,还出了个问题:左边迪亚洛撑不住,下去了,贝克尔上场,立刻被拜仁那边萨内一阵狂突。

          按whoscore的评分,萨内8.1分并列拜仁第一,高过左边的科曼。

          但看过竞赛的都知道,巴黎能挺过来,是萨内脚下留情了……

          数据上,科曼4次射门4次突破胜利造了2次任意球1次传球造成射门,萨内3次射门7次突破胜利3次传球造成射门,萨内好看得多。但科曼的冲击力强硬得多,有机遇就横向,损坏巴黎的站位;反过来,萨内的拿球潇洒美丽,出球也轻巧,但他拿球第一反映,总是过人或射门,而不会像科曼似的,专注往巴黎两个防守者之间的空隙冲去。

          如此萨内几次解脱贝克尔之后,自己也没有传要挟球角度了。至于他的强行射门,纳瓦斯也不太怕。

          于是巴黎被动,但终于没有溃。

          金彭贝、达尼洛、纳瓦斯、达格巴们逝世守,盖耶在中场跑不停:虽然拿球了也只是不断再交给拜仁,让拜仁攻过来,但时光就如此消磨掉了。

          这时候,迪玛利亚就显得格外要紧了:

          迪玛利亚全场触球57次,只丢球2次。他负责边路帮着挡科曼与戴维斯,自己还频繁回到后场拿球——究竟拜仁的高位施压,让巴黎都出不了球。

          对巴黎这样亟需有人拿拿球、耗费点时光的为难情形,迪玛利亚和内马尔显得格外靠谱。

          基础上竞赛最艰巨的时刻,就是他俩回来拿球——护球——在夹击中把球转移出去/被犯规于是全队慢悠悠往前走又舒过了一口吻,这么渡过的。

          相似的逻辑,内马尔作为一个攻击手,表示并不算好:打了3个门框、一次门前空门没包围到、竞赛最后时刻有机遇让姆巴佩终结竞赛没传球、单刀丢了不止一个之类。

          但作为维拉蒂不在,巴黎实际的组织核心,内马尔尽善尽美:全场触球85次,被放倒7次,比他那些射门,意义可能更大些——他黏黏糊糊却又勤恳不息,让巴黎能保持着球权,每次被放倒,就意味着大浪淘沙的拜仁又得退一次潮,巴黎被压得喘不过气的阵线,又能往前伸一伸了。

          也包含姆巴佩的回防:三次解围,防守角球时回禁区顶头球,以及一次前场跑回本方底线滑铲。

          平心而论,过去两轮淘汰赛,巴黎都踢得不算好看。

          在诺坎普和安联,靠防守回击制胜;回到王子体育场,靠逝世守晋级。

          阵容缺兵少将是一方面,确切没有边路专家和中路出球手,才是真原因。

          究竟巴黎并没有拜仁、曼城这样,在欧冠级别竞赛中都能行之有效的系统;也没有皇马变幻无限的全能中场与本泽马这样的万能战术魔方。防守系统不如马竞完全,逼抢施压不如利物浦凶悍。

          但巴黎的利益是:有纳瓦斯的反映速度、内马尔的无穷可能性、姆巴佩的回击损坏力;有全队的狡诈和坚韧,以及“哪里须要哪里搬”的劲头:

          巴黎的系统一般,但缺了谁都还能撑一撑。

          德拉克斯勒和迪玛利亚踢遍了巴黎中场合有地位,姆巴佩前场左中右都踢过来了,达尼洛从中场踢到中卫。

          踢法说来也无非是,“大家保持一个阵型,别丢球;压对方出球核心,逼对方压过来;然后姆巴佩和内马尔偷他们!”

          遇弱不强,但遇强不弱,对谁都是强行五五开。

          “你们有你们的系统,我们就一条中轴线,和一群随打随换的球皮”。

          于是巴黎圣日耳曼,终于没有被逆转。

          上一轮过巴萨,解了四年前的结。

          这一轮过拜仁,报了去年决赛的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