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MTevviq"></track>
  • <track id="MTevviq"></track>

        <track id="MTevviq"></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小丑为什么会发展成让人感觉恐惧的角色?

          谢 @刘柯邀请. 深夜摸鱼来答一下这道题,为了挚爱的希斯莱杰.首先依照通例,放上太长不看(TL;DR)版本:小丑胆怯(Coulrophobia)的起源
          • 还原主义的考核:可怕谷(Uncanny valley)假说 - 极度拟人而又非人的形象造成的不适感最为强烈. 森政弘教授提出[1]. 已有实证研讨证实此假说[6][7].
          • 社会文化的考核:
          1. 来源:1892年歌剧Pagliacci主角由“小丑”(clown)至“杀人小丑”(clown killer)的角色转换. 由此发明出在概念意义上充斥恶意的"meta-clown"[2]. 2. 基本:“杀人小丑”在情感上冲突的明显性:愉悦的妆容 vs. 逝世亡要挟[2]. 3. 固化:“杀人小丑”超出早期"Jesters"的范围,激活了一种错位感 - 小丑舞台人格(on-stage persona)与现实人格的错位[3]. 错位感 = Anachronism. 4. 发展:美国大萧条摧毁巡演马戏团文化后,兴起的"暗黑嘉年华"(Dark Carnival)文化意象;社会焦虑的考量:强迫被拉入表演的焦虑与小丑背后的 生疏人作为潜在性侵略行动者的焦虑[4]. 那么正式开端. 还原主义的考核首先,让我们先别管小丑...抛开小丑的文化形象,是什么导致了我们对于这个概念的不适感呢?不难发明,小丑的一个实质特点是,外形与人类类似,然而却因为夸大的服装与妆容而有奥妙的差别. 东京工业大学的机器人工学者森政弘(Mori Masashiro)声誉教授在1970年的时候做了一个思维试验[1]. 随着一个拟人物件与真实人类类似度的上升,人类对它的感观会如何变更呢? 那个时候人工智能的发展(无论是软件的算法还是硬件的机器人学)远不及目前发达,但是森政弘已经开端未雨绸缪地斟酌人造机器人在人类社会中的适应度问题. 森政弘以逝世尸作为例子,以为人类对于极为拟人但非人的物件会有强烈的厌恶感. 森政弘假设了一个如下图所示的亲和度变更曲线. Fig.1 取自维基百科[5]. 横轴表现与人类的类似水平(从左到右上升),纵轴表现人类感到到的亲和度(从下到上上升). 可以看到,随着类似水平的上升,亲和度缓缓增添,但达到某个临界点时会急剧降落. 随着类似度的持续上升,亲和度又会回升.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低谷. 森政弘称之为不気味の谷(Uncanny Valley) - 可怕谷现象. 这个假说在直觉上容易懂得. 大家在各种可怕游戏,B级片中常常见到的杀人玩偶,诡异机器人,以及充斥恶意的小丑,或多或少都落到了这个“可怕谷之中”. 它们与人类的形体与动作非常类似,但是由于某些外形上的破缺(玩偶),妆容的诡异(小丑),以及动作的不自然,又不能完整看作是人类. 而往往就是这一类虚拟形象带给人最强盛的可怕感. 比起造型奇诡的异型外星人,与人类类似却又不是人的恶鬼要恐怖多了. (至今不敢看<呪怨>的答主表现很虚)为什么会有这种所谓的“可怕谷”效应呢?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知乎体首先我们应当想措施证明这个假说. 目前已经有很多实证研讨证实了可怕谷效应的存在. 这里引用一个最新的研讨. Mathur和Reichling在[6]中证实,人对于类人机器人的亲和度评价确切遵从可怕谷效应. 如下图所示. Fig. 2 重组自[6]. 研讨者为被试浮现不同的拟人物件的图片,并让被试对于图片的亲和度进行评价. (A),(B)两图的横轴代表图片中物件与人类的类似度; (A)的纵轴是被试对于图片的亲和度评定,(B)的纵轴则是被试对于图片中“人物”可以信任水平的评定. 可以看出,这两个指标都存在可怕谷效应. 看来机器人如果造的不好,是会被完整嫌弃的. (C)是他们用的图片库中的一些例子. 有的还是蛮可爱的. 那可怕谷效应为什么存在? 靠谱一点的观点大概可以分为三类:
          • 从认知的角度考核. 似人而又非人的视觉信息会造成相似于认知失调 (Cognitive dissonance)的效应. 察看者在观看进程中会接受到关于图片分类的抵触信息(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人?),而这种抵触就导致了心理不适感(eeriness) [7].
          • 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考核. 有观点以为这是上古人类配偶选择(Mate Selection)行动的残留. 长得像人但不完整是人,会被以为是生育力低下,免疫体系不好的表示. 相似的观点包含:这种厌恶感有利于对带有疾病个体进行隔离. 这里不赘述. 感兴致的同窗可以参看[8].
          • 从文化认同的角度考核. 有观点以为人类对于自己奇特的身份有着尊严感,而似人又非人的物件会损毁这种尊严感. 这里不赘述.
          在这三种观点中,只有认知失调论是可以被证实(伪)的. Saygin等人在[7]中的fMRI研讨发明,造成这种不适感的真正原因是“外表信息与动作信息的不和谐”,而这一现象的神经进程可能与人脑中动作感知体系APS的一个部分(bilateral anterior intraparietal sulcus)有关. 如下图所示. Fig.3 取自[7]. 研讨者们扫描了被试观看机器人,拟人以及真人动作录像带时的大脑运动情形. 大脑中的橙/红色部分表现全脑的反复抑止作用(repetition suppression effect). 可以看到,相比机器人(A)和人类(C),拟人(B)的抑止作用更加显明. 值得一提的是,研讨者们通过对比组试验,发明引起这种认知失调的既不是外表本身,也不是动作本身,而是外表与动作的组合. 也就是说,长得像人,动得却不像人,这才是最creepy的...(反之亦然,比如长得不像人,动得像人的小丑)可怕谷效应就说到这里. 但这只是从还原主义的角度供给了一个粗糙的说明. 我们要真正懂得现代人对于小丑这一形象的特异性胆怯(Coulrophobia),还是须要从社会文化方面进行考核. 社会文化的考核这个部分我是在强答 - 看了一个小时的艺术史文献然后现学现卖hhh. 没有措施嘛! 因为我搜了一下现有答案,找不到这个思路的...号召艺术史方向的同窗来帮我纠错...首先,正如 @歌未歌指出的,小丑胆怯的来源来自Ruggero Leoncavallo的歌剧Pagliacci. 如下图所示. Fig 4. 图片来自网络. 左图为Pagliacci改编的钢琴曲的封面. 右图为剧中主角Canio的饰演者Enrico Caruso. 这个剧为什么会引发对小丑(clown)的胆怯?其实是因为剧中主角Canio被隔壁老王绿了. 在此歌剧的最后一幕,Canio发明自己的妻子Nedda正在出轨,于是就一口吻杀掉了妻子+隔壁老王. 要害在于,他是在舞台之下,穿着小丑戏服杀的. Slott[2]以为,在艺术历史上,从这一刻起,小丑就从只带来喜剧后果(comic effect)的角色转化为了一种双重存在(bifurcated identity). 而除了喜剧后果的另一重存在便是一种能够“在通常意义上将对快活的等待转化为逝世亡虚无的元小丑". ("...becomes a kind of meta-clown, one capable of performing subversion on a generic level by replacing the happy expectations of comic resolution with the barren nihilism of death. ")感激 @Emma 指出我关于Pagliacci一剧懂得不当的处所:Emma: "......以前看了三五个不同版本的Pagiacci歌剧,里面的Tonio、Canio、他妻子Nedda和大部分台上演员都是把妆容化成小丑般的,不只是Canio一人。而一场歌剧听下来的感到是,Canio虽杀了人,但作者Leoncavallo的用意是要塑造一个让人发生pathos的Canio, 而不是一个毫无同情心的杀人狂魔。但此剧的确有一让人“惧怕”的角色,就是Tonio。他长得怪异,心理不大正常,而且所作所为是全剧的转折点,直接导致了最终的悲剧。如果说让人惧怕,我感到应当是他,而不是Canio.....除此小bug外,答主答复不能再赞!"不过,这并不等于"杀人小丑"(Clown Killer)的形象可以在瞬间被塑造出来. 小丑的物理外形本身也对于"恶意,可怕"的意象有推进作用. 首当其冲的一点是,小丑充斥笑意的妆容,与背后暗藏的逝世亡危险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这种剧烈的抵触会引发强烈的焦虑感与压力. 另一方面,Hobbs等人在[9]中指出,小孩在看到小丑一成不变的笑意妆容后,会将其懂得为"你现在必需跟我一样大笑"的压力,从而发生焦虑乃至恐慌. 再者,小丑从一个范化的舞台概念,演变成了一个个具有独立动机的真实个体. 在Pagliacci之前,在罗马哑剧(Patomine)等中呈现的Jesters虽然也有逝世亡舞蹈等包括恶意/胆怯的意象,它们毕竟只是舞台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在Pagliacci中,主角Canio在舞台之下,穿着小丑戏服,杀掉了自己出轨的妻子. 这使得小丑的形象脱离舞台,不再泛化,并成为了鲜活的"杀人个体"[2]. 由此,我们的讨论引出了小丑胆怯的要害 - 一种错位感(Anachronism). 小丑私人生涯形象与舞台人格形象(on-stage persona)的错位. 小丑的on-stage persona是活跃而令人愉悦的. 而小丑的私人生涯可以是残暴而嗜血的. 微笑面具背后暗藏的真实面孔,可以令人不寒而栗. 事实上,Pagliacci之后许多以"杀手小丑"为主题创作的戏剧,也都凸显了这种错位感. 比如Fritz Lang在1928的名作Spione(Spies):Fig. 5 图片来自网络. 左图为Spies的德文公映海报. 右图为其剧照. 在Spies中,作为主角的小丑在正在猖狂大笑的观众面前表演了自杀(真正的自杀). 又比如Lon Cheney在同一年的电影Laugh, Clown, Laugh: Fig.6 图片来自网络. 左图为Laugh, Clown, Laugh的海报. 右图为其剧照. 在这部电影中,作为小丑的主角一直接收着抑郁症的治疗(因为爱情上不得志). 最后他在“自己脑袋被吊在钢缆上向下滑”的苦楚幻觉中自杀了. 当然,这种错位感并不是小丑胆怯文化的全体. 与小丑胆怯文化亲密相干的一个文化意象是"黑暗嘉年华"(Dark Carnival). 简略来说,黑暗嘉年华对应的就是荒漠放弃的游乐场/马戏团. 这一概念的兴起与美国的大萧条有关. 在大萧条之前,铁路发展的黄金时期也是美国马戏团文化发展的黄金时期. 这个时候马戏团往往随着铁轨的踪影在全国各地进行巡演. 然而随着大萧条的到来,许多马戏团都破产解散,昔日的光辉也不复存在. 这些放弃的马戏团于是成为了人们填充可怕意象的物件. 发展到现在,黑暗嘉年华不仅与小丑联合,也与游乐园联合,比如大家熟习的Left 4 Dead以及Silent Hill系列. Fig 7. 图片来自网络. 上图:Left 4 Dead中游乐园一关,名字就叫Dark Carnival. 信任大家应当对其中突然发出尖叫的各种游乐设施记忆犹新. 下图:Silent Hill 3中我最爱好的一个场景. 玩家须要将所有的损失旋转木马都用钢管插逝世之后,才干开启BOSS战. 除了黑暗嘉年华之外,Keaton[4]还指出,小丑胆怯也有一些二战过后现代性的渊源. 比如,小丑在表演时通常会拉离自己较近的观众参与表演. 无法谢绝的社会焦虑会无形中加深对小丑的不适感. 另一方面,由于自Pagliacci开端为小丑塑造的爱情方面失意(甚至性方面无能)的刻板印象,小丑往往与不怀好意的性侵行动接洽在一起. 特殊是二战之后的某些小丑表演中,演员会故意袒露胸部等身材部位,更加剧了这种焦虑感. 而将这两方面的焦虑统和起来,我们可以将对于小丑的"现代性焦虑"归结为一点:小丑可认为所欲为. 因为小丑是舞台角色,所以它(在演出中)做什么都是被容许的. 而当这种为所欲为的自由被恶意所覆盖时,强烈的不适与可怕也就随之而来. 结语对于内容的总结,可以拉到最上面看TL;DR. 谨以此文献给希斯克里夫·安德鲁·莱杰(Heathcliff Andrew Ledger). P.S. 写这不务正业的文章到清晨四点...你们多给我点赞嘛=w=[1] Mori, M. (1970). Bukimi no tani [The uncanny valley]. Energy, 7 (4) 33-35.[2] Stott, A. M. (2012). Clowns on the Verge of a Nervous Breakdown: Dickens, Coulrophobia, and the Memoirs of Joseph Grimaldi. Journal for Early Modern Cultural Studies, 12(4), 3-25.[3] Dery, M. (1999). Cotton-Candy Autopsy: Deconstructing Psycho-Killer Clowns. The Pyrotechnic Insanitarium: American Culture on the Brink. New York: Grove, 63-86.[4] Keaton, D. (2002) Clown Paintings. New York: Powerhouse. [5] 不気味の谷現象 wikiwand.com 的页面[6] Mathur, M. B., & Reichling, D. B. (2016). Navigating a social world with robot partners: A quantitative cartography of the Uncanny Valley. Cognition, 146, 22-32.[7] Saygin, A. P., Chaminade, T., Ishiguro, H., Driver, J., & Frith, C. (2011). The thing that should not be: predictive coding and the uncanny valley in perceiving human and humanoid robot actions.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nsr025.[8] Rhodes, G., & Zebrowitz, L. A. (2002). Facial attractiveness: Evolutionary, cognitive, and social perspectives (Vol. 1). Ablex Publishing Corporation.[9] Hobbs, S., & Cornwell, D. (2001). Killer Clowns and Vampires: Children’s Panics in Contemporary Scotland’. Hilda Ellis Davidson and Anna Chaudhri (Durham, North Carolina: Carolina Academic Press, 2001), 2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