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MTevviq"></track>
  • <track id="MTevviq"></track>

        <track id="MTevviq"></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大起底!全球瞩目,一票难求!它究竟有何魔力?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胜利绝不是偶然。早在十八世纪,维也纳就成为了欧洲的音乐之都。

          从五座歌剧院到黑森林,从酒吧到旅店,每天有演出,遍地音乐家,家家有钢琴,人人会识谱,从皇帝到小市民,都陶醉于音乐的欢喜之中。

          1847年12月31日,一场音乐会在维也纳郊外的露天舞台举办。

          原来再平凡不过演出却似乎有着额外的魅力,一直连续到1848年1月1日的清晨才停止。

          圆舞曲、波尔卡交相奏起,现场变成了隆重的舞会,大家追随音乐翩翩起舞,每逢出色之处就请求加演,两次、三次甚至更多次……

          当时莱比锡一家报纸这样描写道:

          “指挥头发卷卷,肤色漆黑。他的嘴角略微上翘,看起来自负满满。当他举起小提琴时,明快流利的乐声便从一个范围虽小,但程度极高的乐队中飘扬出来。”

          这个肤色漆黑的指挥,便是日后培养了圆舞曲王朝的“圆舞曲之父”——老约翰·施特劳斯,他和三个儿子都是音乐史上巨大的作曲家,并称为施特劳斯家族。

          老约翰·施特劳斯

          172年前的这场郊外音乐会,就是现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最早的来源。

          只是那时,这样的演出情势还未确立下来,因为彼时的圆舞曲还不过是奥地利的乡间舞曲,难登大雅之堂。

          后来在施特劳斯家族的尽力下,圆舞曲一跃成为宫廷中的高尚娱乐情势,使得全部欧洲大陆都开端在圆舞曲的旋律下翩翩起舞,全部19世纪,都是欧洲的“舞蹈世纪”。

          出生

          如果你对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略有懂得,大概知道除了施特劳斯的圆舞曲外,还有两个主要的组成元素——维也纳爱乐乐团和金色大厅。

          维也纳爱乐乐团(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简称VPO),是如今世界最顶尖的乐团之一,极高的演奏水准和绝妙的“维也纳音色”使全世界音乐喜好者为之倾倒。

          金色大厅则始建于1870年,正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常驻音乐厅。

          1873年,三者第一次在历史上奇妙地相遇了。

          为了庆贺金色大厅球型建筑的落成,小约翰·施特劳斯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出了他的作品《维也纳气质圆舞曲》(Op.354)。

          一则报道这样写道:

          “乐团尽职尽责,全心全力演奏,使演出获得了‘施特劳斯式’的胜利”。

          观众反应热闹,使得这首曲子不得不再加演数遍。这次音乐会的胜利,奠定了“圆舞曲之王”和“严正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的基本。

          小约翰·施特劳斯

          不过在此之后,小约翰·施特劳斯有了自己的乐团,便不再持续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真正的、现代意义上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则始于1939年。

          彼时二战爆发,毗邻德国的奥地利是第一个被德国吞并的国度,成为纳粹的附庸。

          1939年12月31日,在纳粹的支撑下,维也纳爱乐乐团举办了一场全体由施特劳斯家族作品组成的新年音乐会。

          德占期的第一次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音乐会的录音在广播中播放,这符合了纳粹的宣扬策略——轻快而精美的旋律可以减轻奥地利人对前线亲人的担心。

          1946年,二战停止,音乐会被正式命名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有趣的是,我们熟习的《蓝色多瑙河》和《拉德茨基进行曲》一开端并不是音乐会的惯例曲目,战斗停止后,两首曲子才首次作为加演呈现,直到50年代才成为必演曲目。

          从60年代开端,电视台介入了音乐会,由于广播电台和电视的作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成为世界最著名的音乐盛会和奥地利音乐文化的象征。

          指挥

          今年的指挥家安德列斯•尼尔森斯是首次登台,他来自拉脱维亚,师从杨颂斯,24岁就担负拉脱维亚国度歌剧院首席指挥,目前还是波士顿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

          如果你看过几次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就会发明,每年的指挥家似乎都不一样。

          去年的指挥家克里斯蒂安·蒂勒曼

          没错,这便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一大特点,自1933年起,乐团就不再设有首席指挥一职,只有客座指挥。

          不过新年音乐会却保存了相当长时光单一指挥家通例:

          1939年到1954年,音乐会由奥地利指挥家克莱门斯•克劳斯指挥,1955年至1979年,由威利•博斯科夫斯基指挥,1980年至1986年,由洛林•马泽尔指挥。

          洛林•马泽尔

          1987年,有名指挥巨匠卡拉扬成为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

          也正是从这一年开端,乐团撤消了单一指挥家的通例,新的指挥家将由团员投票选出。每年的指挥家不与上一年反复,但相隔一年也有可能再度被邀请。

          卡拉扬在新年音乐

          祖宾•梅塔、小泽征尔、马里斯•杨颂斯、里卡多·穆蒂等一众现当代最巨大的指挥家都曾登上金色大厅的指挥台。

          至今20余年间,乐团成员每次都要面对来不同国度、不同语言、不同作风的顶级指挥,而这些世界级指挥巨匠也都期望能够来到金色大厅,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并引认为荣。

          祖宾·梅塔在新年音乐会

          奇特魅力

          维也纳爱乐乐集团现着最纯粹的维也纳作风。弦乐浑朴,线条清楚,与铜管的配合十分协调而自然。

          指挥家布鲁诺·瓦尔特曾这样形容到:

          “一百年过去了,当时建团的乐手都已离去。现在的乐手是新的一批人。但维也纳爱乐仍是维也纳爱乐。全因这份传统一代一代保存了下来。”

          金色大厅则被誉为世界上最佳的音乐厅之一。

          “鞋盒”形状的音乐厅有着极为幻想的声学比例,而天花板上的花格镶板、数量众多的女神像柱等建筑元素进一步延伸了混响时光。

          舞台木制地板下挖空的空间、悬于屋架的天花板同时加强了声音的共振后果。厅内的听众不论坐于远近高下,都能享受到一样水准的音乐演奏。

          在电视转播中,大厅的金碧光辉、无与伦比的音响后果尽显无疑。

          而施特劳斯家族音乐更是传播百年,时而富丽、时而浪漫、时而激昂大方,无论是怎样的旋律颜色。

          在施特劳斯家族的音乐中,永远是精美、隽永的,华尔兹的轻巧旋律仿佛天鹅绒般铺陈开来,展示出无尽的温顺。

          当这三者联合在一起时,你很难不为之动容,即使只是电视转播,也体验极佳、回味无限。

          在中国

          1987年,中央电视台第一次引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实况录像。经过简略的剪辑后,在当年春天播出,在国内引起很大的反应。

          这一年恰好是由国人较为熟知的巨匠卡拉扬指挥。

          当最后《拉德茨基进行曲》的旋律响起时,听众情不自禁地应和着节拍鼓掌。这时卡拉扬转过身来,示意观众随着音乐的强弱和节奏来鼓掌。

          这一幕令不少国人颇为震动——本来看似严正、高大上的西方古典乐其实并不是端着的文雅艺术,而是可以简略易懂、并且参与进来的音乐情势。

          从1991年开端,每年的一月一日晚,中央电视台都会实况现场直播,一开端播出频道为央视2套,后来换为 CCTV-音乐频道播出。

          虽然电视直播深刻人心,但还有不少人则是通过DVD影碟接触到它。

          作为顶级的现场录音视频,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录像频繁呈现在2000年以后的家具卖场里,试图通过它来展示高清电视和家庭音响组合的价值。

          这其中呈现最频繁的,莫过于日本指挥巨匠——小泽征尔。

          2002年,日本指挥巨匠小泽征尔来到金色大厅挥棒指挥,用东方视角去解读了施特劳斯的音乐世界,而他太极拳一般的指挥伎俩令不少电视机前的乐迷如痴如醉。

          在新年致辞环节,小泽征尔用中文向全世界的观众说出了:“新年好”三个字,令中国观众为之动容。

          其实美国指挥家洛林·马泽尔也曾用中文“新年好”致辞。

          2008年,在电视转播进程中,奥地利广播公司在电视直播信号中参加了中国钢琴家郎朗的画面,郎朗向全世界的乐迷致以新年问候。

          维也纳爱乐乐团还特殊挑选了老约翰·施特劳斯的《中国人加洛普》,作为献给在北京奥运会的礼物。

          时至今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无疑是在中国传布最广、影响力最大的古典演出。

          因为中国的古典乐教导起步较晚,当改造开放后全民对西方古典乐的印象还较为朦胧时,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恰好弥补了这个空白,使得这种内涵丰盛的严正音乐在中国得以传布开来。

          即使是许多从未自动听过古典乐曲的民众,都曾在电视上看过或是听过《蓝色多瑙河》和《拉德茨基进行曲》的旋律。

          尤其是赶上学琴潮的90后一代,无论是自愿还是被逼无奈,大多都有过被按在电视前即使困到打盹也要看完整场的童年阅历。

          无论如何,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对于中国乐迷来说无疑是主要而又特别的,它给了国人一个接触古典音乐最简略、最直接、最通俗的捷径。

          今天

          一个半世纪以来,每一年的开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都会用音乐来欢迎新年的到来。

          完善的演出剧场、世界级指挥巨匠、顶尖的乐团演奏、一流的音乐作品,培养了全球注视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不计其数的乐迷将“现场感受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列入幻想清单。然而仅有三千座大金色大厅,每年都一票难求,吸引十几万人抢购,而且须要提前整一年预定。

          除此之外,九十多个国度、超过四千万人都会观看或者收听音乐会的直播。

          无论时期沧桑,人事变迁,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内涵并没有丝毫转变,那便是像你展示一个最美好的听觉世界——这才是人类文明最欢乐、最明亮的一面。

          这也和浣熊唱片的初心如出一辙,就让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在20世纪20年代,持续听点好的。

          新年好啊,祝你开心,愿你祥和。

          浣熊唱片文章及音频内容均为原创

          转载请接洽我们

          请勿随便搬运

          原创不易

          你每一次的浏览、在看、分享与转发

          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撑

          更多唱片文化和购置唱片请关注大众号“浣熊唱片”

          扫描获取浣熊商城

          扫描看看浣熊实体店

          u.wechat.com/MJXIb3aVXb (二维码主动辨认)

          图片起源:除特殊标注外,图片均来自网络